油画人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搜索
油画人论坛 鹏腾艺讯 艺术新闻 查看内容

解码法国文化策略 如何促进艺术市场

2013-3-29 13:06| 发布者: PAINTING| 查看: 3387| 评论: 0

摘要: 位于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省埃克斯市的“黑蓬”舞蹈中心,是法国19个国家舞蹈中心里首家硬件全新者。普雷热卡日芭蕾舞团提供有人说,“巴黎街头的踏脚石都是艺术品! ”昨天,法国不愧“欧洲文化中心”盛名。今天,法国不 ...

 

位于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省埃克斯市的“黑蓬”舞蹈中心,是法国19个国家舞蹈中心里首家硬件全新者。普雷热卡日芭蕾舞团提供装饰画

有人说,“巴黎街头的踏脚石都是艺术品! ”昨天,法国不愧“欧洲文化中心”盛名。

今天,法国不虚“世界文化艺术之都”美誉。是倚重历史的恩赐?还是缘自岁月的眷顾?可否解码?

法国宪法规定,要使一流艺术能最大限度地传播给法国人。

法国每年在文化上投入3600亿欧元,文化部每年投入40亿欧元。“大众不会自觉消费严肃艺术,引导必须靠政府。 ”

“艺术是社会的‘针’ ,疯狂的艺术家才能推动社会的发展。 ”

“我们从来不强调法国的民族艺术,法国是全世界的。 ”

“只要不违法律,艺术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

“如果我们认为哪个艺术家好,我们就给他一个法国国籍,让他成为法国人! ”

有人说,“巴黎街头的踏脚石都是艺术品! ”

凯旋门、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巴黎圣母院、凡尔赛宫、巴士底狱遗址、先贤祠、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这里布满了世界建筑史上的经典地标。

梵高、高更、罗丹、莫奈、马奈、德加、米勒、雷诺阿、塞尚、库尔贝、安格尔、德拉克洛瓦……这里无处不与艺术大师“相遇” 。

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大仲马、雨果、福楼拜、小仲马、左拉、莫泊桑、罗曼·罗兰、萨特、加缪……这里的文学巨匠数不胜数。

巴洛克、古典主义、浪漫主义、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达达主义、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你熟知的艺术流派和思潮几乎在这里都可以获得印证。

卢米埃尔兄弟在这里为世界编织了电影的摇篮,戛纳依然上演着国际电影节的盛宴。

闻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琴语,塞纳河里流淌着圣桑、伯疗滋、德彪西、拉威尔、比才的音乐。

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 、爱马仕(Hermes)、香奈儿(Chanel)、卡地亚(Cartier) 、轩尼诗(Hennessy) ……香榭丽舍大街橱窗里传达着流向世界的时尚符号。

……

昨天,法国不愧“欧洲文化中心”盛名。

今天,法国不虚“世界文化艺术之都”美誉。

是倚重历史的恩赐?还是缘自岁月的眷顾?

唏嘘、赞誉、折服之余,在这些显性文化成就背后,可否寻迹到什么人为的隐性密码?

“法国政府支持文化艺术由来已久。1946年法国第四个共和国制定的法国宪法中,就明确要求保证儿童和成年人接受教育、职业训练,以及文化权力机会的平等。1959年戴高乐总统成立的文化部,确定创立文化部的使命是保证所有优秀的艺术作品得到创作,保证最高水平的艺术能够最大限度地深入到最广大的法国民众中间去……”法国文化部艺术司舞蹈项目代表洛朗·万科(Laurent Van Kote)日前应邀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办讲座时坦言。

艺术是灵感的“孩子” ,艺术是个人化的创造。但艺术的生成和生命需要适其生长的土壤,需要推动她发展的力量。借助洛朗·万科揭秘法国文化与舞蹈发展政策这个小窗口,也许我们可以一定程度上解码法国文化。

国家理念:大众不会自觉消费严肃艺术,引导必须靠政府。

“为什么法国政府大力资助严肃艺术的创作和推广,因为我们知道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大部分普通百姓是不会自然而然地去消费严肃艺术品的,他们会去看电视、看电影,会把钱花在购买日用品上,而不会自觉地去消费严肃艺术,所以引导必须靠政府。 ”

“国王来见您了” 。国王的侍卫对正在创作的艺术家说。

“我的曲子还没做完,让他等一会。 ”艺术家毫不客气回应侍卫。

侍卫胆颤心惊地禀明候在门外的国王。国王却道:“那就等他一会吧。 ”

这是诠释十七世纪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艺术情缘的电影《跳舞的国王》中的一个桥段。

如果说这个自己酷爱跳舞,创办了世界第一所皇家舞蹈学校,为芭蕾的诞生、规范与繁盛奠基的“太阳王”对艺术家的厚待是爱屋及乌,那么,将埃菲尔铁塔设计者埃菲尔、印象派画家塞尚、音乐家德彪西等艺术家的头像印于法郎纸币上,也许足以成为艺术在法国社会地位的另一种佐证。

“艺术是真正能够驱动民众敏感度、想象力和创造力最重要的工具。 ”这是戴高乐之所以笃信艺术对人的日常生活有着重要意义的原由,洛朗以此来重申法国历届政府重视文化艺术的传统根深蒂固且沿续不断。

这样的观念,这样的传统,直接带来的是长久以来法国政府对文化艺术的重视和扶持。

洛朗介绍,法国政府对文化艺术的扶持是一个整体的链条状系统,包括针对教育、艺术家的创作、场地以及把不同的文化机构扩散到各地四个资助环节。

政府支持,首先要有大量的资金投入。通过洛朗我们了解到,一般来说,法国每年在文化上的总体投入预算是3600亿欧元。其中法国文化部每年的文化发展投入额约占整个国民生产总值的1 %(约40亿欧元) 。但是,文化经费不仅来自文化部,还来源于国家教育部、高等教育研究部、外国与欧洲事务部、内务部、总理服务部委、司法部等其它各部委。例如,仅仅外国与欧洲事务部下属的一个部——法国文化中心2011年就有文化经费1400万欧元。2011年各个部委用在文化发展上投入的文化经费总额约110亿欧元。

洛朗说,与欧洲各国具有相似的文化理念,法国认为文化是为公众服务的项目,应该遵循三个原则。一是保护和推动建筑的遗产;二是鼓励各种形式的创作,并且保护它的多样性;三是确保知识的传播和文化的民主。也就是说,艺术家不只是自己创作艺术,更要使自己创作能为广大民众所接受。这三条也构成了文化部工作总的原则。

这里所强调的“文化的民主” ,首先指文化要是多样的,而且民主就是要让所有的文化设施和活动扩散到全国各地去,让所有大众受益的机会均等,而不是都集中在巴黎。所谓的机会均等还体现在,国家会通过对艺术全额资助,使得老百姓能消费得起,能够接触到一流的艺术,不至于因为买不起票而无法走进剧场等文化场所。

“比如说剧场的一张票可能真正的成本是100至150欧元,政府资助后使每张票到百姓手中平均起来只有20欧元,这

个差额就由政府来补,否则老百姓根本就消费不起。 ”洛朗还透露,除了剧场等表演艺术,法国的博物馆、历史纪念碑等各种公共设施中,都是大面积由政府来出资,使老百姓能消费得起。

“这里有个前提,为什么法国政府大力资助严肃艺术的创作和推广,因为我们知道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大部分普通百姓是不会自然而然地去消费严肃艺术品的,他们会去看电视、看电影,会把钱花在购买日用品上,而不会自觉地去消费严肃艺术,所以引导必须靠政府。 ”洛朗还表示,把艺术和普通民众联接起来,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社区艺术推广工作,这个工作特别重要,要求一些艺术家有意识地做他们的艺术推广工作。

文化部投入: 42 . 2亿欧元花给谁?3万音乐人, 2 . 5万戏剧人, 5000舞者分得多少?

“我特别强调遗产与文化,这一点对于舞蹈这种特殊的艺术来讲意义重大,因为舞蹈不像图书和唱片,一旦有了以后就可以保留下来,舞蹈是表演艺术,你看到的那个瞬间它才存在,不看它就没有了。 ”

法国整体上由四层政府组成,中央政府是最高权力机构,下面有大区、市、县各层级政府。洛朗特别指出,始建于1959年的文化部非常重要,当时的部长对后来文化政策的制定起了决定性作用。在各个大区,各级地方政府都有中央政府的代表,负责把中央的政策贯彻到各层面各级地区政府,同时各级政府都有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在各级政府中都有分头负责各文化门类的机构,包括博物馆、纪念碑、音乐、舞蹈等。中央及各级地区资金一块整合起来资助全国各地的艺术。

法国文化部全称“文化与传播部” 。统管大局的是文化部长,辅助其有一个提供建议的顾问委员会。其下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中央政府的行政管理机构。洛朗介绍,过去这个机构有12个部门,现在为节省开支合并为4个部门。设有专门处理日常事务的总秘书处,其下有三个管理总局(相当于我国的“司” ) 。一是遗产保护和推广局;二是艺术创作局,简称艺术局,即洛朗所在局;三是媒体与文化产业总局;最后一个部门是法语代表委员会,主要职责是强化法语在世界各地的推广。同时在各大区有文化服务的官员。在中央政府和大区政府之下还有中央政府全额资助的、全国各地共约80个公众文化机构,如卢浮宫、巴黎歌剧院、法国国家舞蹈中心、国立沙约剧院以及位于巴黎和里昂的两个高等音乐舞蹈学院。

文化部艺术局有四个大部门(相当于我国的“处” ) ,分别是视觉艺术、舞蹈、戏剧、音乐。每个部门有一个处长或者称代表。他们的责任有三项,一是负责定义自己的职责,二是协调政府与各大区,以及艺术家与各级政府之间的关系,三是负责评估各地的活动优劣,并对不足之处指导完善。

其中的舞蹈处共有8位工作人员,同时在各大区里也有派出的工作人员。“在一般大区里舞蹈和音乐是共享的,只有在巴黎这种特别大的地区舞蹈才特别有一位官员。我们的责任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对各个大区舞蹈顾问给出建议,因为各大区舞蹈顾问常常不是舞蹈专家。 ”洛朗说。

法国的国家资金主要用在教育的预算、各级政府以及国防三大方面。文化部每年文化预算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 %,大约42亿欧元的文化经费投入分配明确。例如2011年文化部资金投入约42 . 2亿欧元。分别用于几个部分。一是媒体投入约15亿欧元(分四个方面,一、新闻,二、图书与文化产业,三、视听与无线电的多样化,四、对外视听行动) 。二是文化投入约27亿欧元(分三个方面,一、文化遗产,二、艺术创作,三、知识传播与文化民主) 。第三是跨部委之间的合作,约投入1 . 25亿欧元,即研究与高等教育,其资金是分别由各个部委出资的。

其中,文化遗产方面支出约8 . 7亿欧元。创作部分共花费约7 . 4亿欧元。创作又分两部分,表演艺术和视觉艺术。表演艺术约占其中的90 % (约6 . 6亿欧元) ,视觉艺术只约占其中10 % (约0 . 75亿欧元) 。“为什么表演艺术花钱这么多,一方面表演艺术用人多,人力多,更重要在于表演艺术与视觉艺术不一样,表演艺术没有独立的市场,而视觉艺术本身就有大量的市场。 ”洛朗介绍,表演艺术分三个部分,一是音乐,一是戏剧(包括杂耍和街头艺术) ,一是舞蹈。资金约40 % (约2 . 55亿欧元)是用在音乐上,戏剧、杂耍和街头艺术约占37 % (约2 . 31亿欧元) ,舞蹈约占16 % (约1 . 03亿欧元) 。知识传播与文化民主部分则花费约10 . 75亿欧元。

“这三类的资助比例不同有其原因。首先是从事各门类艺术的人数不同。在法国,从事艺术行业总体人数约10万人,其中约3万人从事音乐,约2 . 5万人从事戏剧,只有约5000人从事舞蹈。在这三

大类之余还有一种跨艺术门类经费约占文化部投入7 % (约0 . 41亿欧元) ,主要用于支持不同的场地。 ”

每个艺术门类还分三类开支。一是公共机构开支,二是各地区文化服务机构开支,三是中央政府文化部机构的行政开支。之所以把中央行政机构的费用和地方各大区费用分开,是因为有些事情只能由中央机构才能统领大区,但这些钱都是从中央政府下拨的。

舞蹈处共有三个类别的工作,一是创作与传播,二是舞蹈教学,三是舞蹈遗产与文化。“我们特别强调遗产与文化,这一点对于舞蹈这种特殊的艺术来讲意义重大,因为舞蹈不像图书和唱片,一旦有了以后就可以保留下来,而舞蹈是表演艺术,人们看到的那个瞬间它才存在,不看它就没有了。 ”洛朗介绍,因为传播方式不同,所以到目前为止,舞蹈在法国还是很少一部分观众才能欣赏到。“因此我上任后花了很多力气来加强传播,尤其是网络传播,把舞蹈传播给更多的人,提升舞蹈普及程度,所以拨了很多钱成立国家舞蹈中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记录和传播舞蹈。我们的国家舞蹈中心还专门有一个网络传播,网络传播一定要制作高水平,高质量的舞蹈。使全世界都能看到一流艺术家的舞蹈作品。所以我们的工作绝不是只待在办公室里,我基本上每天,至少是每个周末都会在剧场,大量地看演出。而且我要去法国各地看演出,也要到世界各地了解舞蹈的现状,了解他们的口味(主要是欧洲) 。 ”

法国共有19个国家舞蹈中心,洛朗的一个重要职责是物色谁最适合当中心主任。“所以当文化部长任命各个不同舞蹈中心领导人时必须要听我的意见,因为我了解他们,全国各地我都很熟悉。使文化部对整个法国各地舞蹈情况了如指掌是我的工作。 ”曾为舞者并曾任大区文化局舞蹈顾问的洛朗做起工作得心应手。无论是给中央领导提供参考意见,还是给大区领导机构及表演团体咨询指导,都似乎驾轻就熟。

独立艺术家的资助体系:“艺术是社会的‘针’ ,疯狂的艺术家才能推动社会的发展。 ”

“个体的艺术家非常重要。这些艺术家多么宝贵,他们有个性,甚至疯狂,我们绝对需要这些疯狂的艺术家,我们觉得疯狂的艺术家才能推动社会的发展,我们需要这种人。 ”“为什么给艺术家以最大的自由,艺术就是社会的‘针’ ,艺术家的批评可以激活这个社会,让这个社会能够发展。 ”

对于艺术发展,法国有一系列扶持政策。例如对于音乐、戏剧或者舞蹈,都有分别针对独立艺术家和有组织、有机构的艺术团体两个不同级别的资助体系。

独立的、个体的艺术家要从事艺术创作可以申请政府资助。有中央政府、大区、市、县、镇几级政府的资助资金可供申请。但这其中,中央政府文化部的资助资金是最具吸引力的,申请者最多,竞争也最激烈。一般通过率是申请总量的20 %- 25 %。例如2012年,共有260个独立的舞团获得了国家的资助,意味着有约1000个舞蹈团申请资助。戏剧的比舞蹈的还多。中央政府文化部的资助之所以绝对抢手,不仅因为中央政府文化部的资助额度通常相对地方会更大(但不是绝对,有的地方政府资助额也很大) ,更重要的在于其最具知名度和权威性。是否拿到中央政府的资助是对专业水准的认可,这是最重要的。申请到中央政府资助后再申请地方资助也会更容易些,但不是必须先申请到地方资助,才能申请到中央政府的资助,这一点是很自由的。

洛朗介绍了申请资助的独立艺术家必须具备几个条件。第一,必须是全职的专业艺术家;第二,必须建立一个非盈利性组织(例如舞团) ,资助资金不是给个人,而一定是给注册的机构(舞团) ;第三,资助不是泛泛地给钱,而是根据一个项目的提案资助给这个项目;第四,一定要保证这个作品创作出来后公众能看得到。

每个大区都有各艺术门类的专家顾问,同时在每一个资助体系中都有一个由艺术家组成的顾问委员会,资助金究竟怎么分配是由委员会决定的。顾问委员会会对申请者提交上来的资料、提案进行审议,并面试。顾问委员会成员包括艺术家、记者、史学家、学者等各方面的人,他们不仅要有身份,还必须是经常去看演出,了解申请人的专业资质,而且要定期要轮换,以使判断的视野和眼界不同。通常希望申请者表演给顾问看,但这不是强制条件。完成所有流程后,顾问委员会讨论。“这样的讨论很有意思,委员们会各抒己见,通常会有一场非常激烈的争论后,投票决定。 ”洛朗表示,每年必须有这样的争论是为得出相对正确的结论,避免偏见和偏好。最后资金怎么分配要看总的预算,每个团资质不同,获得的数额也不同。

这些舞团通常有一年、两年、三年三个不同等级的资助可以申请。一年资助,申请者的项目一定在一年完成。作品最终要有顾问现场看到表演,证明资金有效利用。两年资助,指申请者可以在两年中做一个项目,即完成一个创作就可以了。两年的项目常常一年就创作完了,第二年可以巡演,可以修改,甚至可以换音乐,使作品能更成熟。三年资助,是当一个舞团继续发展得很好,在国内甚至国际上有了一定知名度和足够的影响,而且建立了一些合作者,即可申请。当然,舞团申请资助的同时首先要有卖票等自立的方式。另外还可以向大区、市、县、镇同时申请资助。

针对独立舞蹈人设立这样三种资助方式,是让那些刚刚进入舞蹈行业,刚刚开始编创作品的舞团能获得资助。法国文化部特别重视这些来自基层的艺术创作者。

资助资金大量用来做新创作,而新创作中,言论自由是最重要的一条。“法国中央政府是不会干涉艺术家们表现什么的。当然有一个前提,绝对不能违背宪法和法律,其它都可以,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以裸体在台上表演,可以批评政府,和政府对着干。 ”洛朗说。

“为什么给艺术家以最大的自由?因为艺术就是社会的‘针’ ,艺术家是能激发想象力的,所以必须要得到最充分的自由。所有的演出未必都一定是好的,甚至在我看来很多演出都是垃圾,但必须让他们有一个出口,给他们资助让他们表达自己,这和个人的喜好没有关系。必须总体上资助所有不同的、自由的艺术表现,这才是扶持艺术一个最重要的政策。 ”这是洛朗一再强调的一个重要的理念。

“英国古代所有的臣僚对国王都是俯首称臣,只有小丑在国王面前可以任意开玩笑,甚至可以批评国王,给国王提意见。我们认为在欧洲国家里,艺术家就是这样的人,他们有资格有权力在政府面前说任何话,甚至是批评的话,艺术家就是扮演这样的角色,这是一个正常社会应该有的机制。艺术家的批评可以激活这个社会,让这个社会能够发展。一定要有这样的批评机制。而且艺术家能够创造新的东西,给社会一个全新的概念,全新的视野。 ”洛朗稔熟这个来自英文的“针尖”的典故,并以此来说明艺术家受重视的渊源。

洛朗深谙独立艺术家其实都是非常有个性的,与他们合作也是非常麻烦的,但他说即便这样也必须去资助。“个体的艺术家是非常重要的。这些艺术家是多么宝贵,他们有个性,甚至疯狂,我们绝对需要这些疯狂的艺术家,我们觉得疯狂的艺术家才能推动社会的发展,我们需要这种人。 ”

国立舞蹈中心资助体系:“我们从来不强调法国的民族艺术,法国是全世界的。 ”

“我们最初有这样一个理念,即文化不仅是法国的,文化是全界的,所以不应有局限。一开始设计这种资助就是希望能与外国的艺术家有交流,我们宪法规定要使一流艺术能最大限度地传播给法国人,因此国际上一流的艺术我们同样欢迎,同样可以获得法国政府的资助。 ”

法国全国共有19个国家(国立)舞蹈中心(CCN) 。参照法国国家戏剧中心这一范本,法国国家舞蹈中心始建于1984年。洛朗介绍,建立国家舞蹈中心主旨是一定要给舞蹈家一个独立的、自由的、不受任何干扰的空间让他们从事创作,因此要给他们提供资金、设施等。同时中心的主任一定是艺术家个体。他们的第一个使命是创作。第二使命是保证创作出的作品一定要让观众能够看到。在最初这两个基本使命之外,如今又增加了新的使命——教育。这里所说的教育指的是普及教育,尤其是舞蹈中心周围普通民众要能够通过舞蹈中心的教育活动,更容易接触和认识艺术。另外还有一个要求是,长驻的舞团出去巡演时,他们的工作室、教室、剧场等空间一定不能闲置,要租给其它的独立的小舞团使用,因为这些场地是公有的。

就演出场地使用方面,洛朗特别介绍,文化部单独拨给全国19个国家舞蹈中心另外一笔专门款项,来保证一方面舞蹈中心把场地租给小的舞蹈团来使用,同时由文化部来支付那些租用国家舞蹈中心的外地舞蹈团的住宿费。究竟把场地租给谁,是由各舞蹈中心自己自由选择。当然,为确保这些空间被充分健康地使用,中心文化部会对其实施有效督察。

这种场地租用资助计划原则上面向世界各地。“到目前为止我知道邀请过韩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舞蹈团,当然这样涉及费用会更多,但我们原则上是不仅限于法国舞团。 ”洛朗说。

“我们最初有这样一个重要理念,即文化不仅是法国的,文化是全世界的,因此我们从来不提倡强调法国民族的舞蹈,民族的艺术,所以不应有局限。一开始设计这种资助就是希望能与外国的艺术家有交流,我们宪法规定要使一流艺术能最大限度地传播给法国人,这是一个最好的为纳税人服务的方式,因此国际上一流的艺术我们同样欢迎,同样可以获得法国政府的资助,世界各国都可以到法国发展。 ”说到这里,洛朗狡黠地补充道:“如果我们认为哪个艺术家好,我们就给他一个法国国籍,让他成为法国人!当然,也有很多法国艺术家抱怨,太多世界的艺术家抢了他们的饭碗。 ”

虽然最早的舞蹈中心是以戏剧中心为范本建立的,但位于法国各地的19个国家舞蹈中心和40个国家戏剧中心仍然不同。其中戏剧中心常常都有自己的剧场,而舞蹈中心只有3个有自己的剧场。

其它中心都只有算不上剧场的一二百个座位。19个国家舞蹈中心主任来自不同国家。比如除法国人外还有阿尔巴尼亚人、越南人、澳大利亚人、美国人等,每个人都风格迥异。过去的舞蹈中心主要以当代舞为主,只有少数几个以芭蕾为主,且是当代芭蕾而非传统芭蕾。最近舞蹈中心也开始接触街舞(Hip Hop) ,即街头艺术家已经获得了政府的承认与支持。

在过去,国家舞蹈中心主任一职文化部长便可直接任命,但现在必须有一个评审委员会来任命。评审委员会成员必须是非盈利性组织领导人来构成(法国的严肃艺术都是非盈利性机构) 。舞蹈团第一任是十年,驻场十年,共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四年安置,二三阶段分别是三年。三个阶段要经历三次检查,评估其是否符合承诺和要求,决定去留。任满十年还可以再申请,但为避免垄断和保证机会均等,再申请不得超过三年,即一个团总共不超过13年。离开后文化部另外给3年资助项目,使其平缓过渡和渐渐独立,再寻找新的机会。

芭蕾舞团在法国大多隶属于歌剧院。最大且最重要的两个是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和里昂歌剧院芭蕾舞团,也是国际知名的团,拿国家最多的资助。它们最重要的两个任务,一是要继承遗产,要演保留剧目,另一个要完成当代的新创作。

另外是国家对舞蹈场地的资助。法国还有另外一种体制即国家剧院,在法国全国各地共有70个国家剧院,通常这些剧院都设在中小城市。70个国家剧院会推出包括舞蹈在内的各种艺术,而且重点推出新创作。30年前在里昂建立的“舞蹈宫”( Dance House )是获资助的一个最大的项目之一,专门做舞蹈,共有5个舞团。这也是整个法国各地第一个专门做舞蹈的空间。舞蹈宫每年有20万观众,每年有40个舞团在此演出。国家剧院一定是进行新创作。这些新创作的经费,一部分来自中央文化部资助,一部分是从各种不同资源中寻找。洛朗特别强调,在选择节目上,选择权不在文化部,每个国家剧院有自主权,但必须做创新之作,这是最重要的。这些国家剧院会得到用来专门支持舞蹈、木偶剧等受众较少的艺术门类的中央文化部专款的资助。

最新评论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油画专卖网  

GMT+8, 2017-9-21 02:03 , Processed in 0.13815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