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克·道格拉斯饰演才华横溢却毕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梵高,他原为荷兰画家,因为生活关系到比利时的矿场当矿工.幸好梵高的兄弟支持他的艺术创作,自愿供养他的生活,使他得以专心作画,并跟同时代的名画家高更等人交往.可惜梵高的艺术道路仍然走得十分曲折,在生前一直未获得大众赏识,直至死后多年才在艺坛大放异彩.

   影片开始的时候,已经跳过了文森特的童年少年,直接从他参加神学传道开始。那一年应该是一八七八年,文森特二十五岁。他希望在某些方面继承父亲,向那些不幸的人传播上帝之道,于是去了布鲁塞尔附近的一家福音学校学习。他在给提奥的信里表示,希望这样可以让他的家人略感欣慰。学习结束之后,他向教会请愿去了所有牧师都不愿去的地方:博里纳日。在博里纳日,低层人们像畜牧一样地劳动。他们的家在地下五百米的深处,男人们偻着背在地底爬行挖煤,女人们背着箩筐在矿山拾煤块,孩子们没钱上学而是拖着幼稚未成形的身子与大人们一起干活。这种艰苦的生活,让文森特很受震撼。他除下外衣,深入矿工的苦难,与他们一起劳动工作,住在破烂肮脏的屋子里,把床让给了有病的妇人,把衣服送给了孩子们,自己睡在草堆里。然而教会认为他的行为贬低了教会的尊严和体面,迫他放弃职务。在矿工的死亡和自身的疾病缠身中,文森特看穿了所谓“上帝的福音”的假义和虚伪,并意识到了这是一次失败的爱。
这段生活经历对文森特的人生观世界观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从那以后开始,他的一生都是破棉衣加身,与电影一出场的西装领带相比,与其说是一种物质的差异,其实更突显的是精神的差异。假如说之前的生活是华丽的面具,现在他看到了面具下面的那张脸——那因为面具的箍扎而扭曲变形的痛苦不堪的真正脸庞,流着汗红着眼却沉默不能语的事实真相。自此之后,文森特深入到当时主流社会眼中所谓的“低层人们”之中,与织布工、农夫、渔夫等在一起,其早期作品基本都以表现劳动及劳动人们为主,如“掘地者”、“挖土豆者”、“运炭船和两个人”和织布工系列等。
三个“永不”,来自表姐凯的拒绝。她没有给文森特一点点的机会,或许是亡夫太过刻骨铭心,又或许是文森特狂热的示爱方法让她无法接受,乃至文森特把手放在烛火中烧仍是不为所动。之后,便是辗转无所定居。学画,与妓女克拉西娜同居,照顾她及她的孩子。分手。去阿姆斯特丹,独自旅行,搬到纽南。父亲去世,与妹妹争吵,然后再出走。然后去到了巴黎,最亲爱的提奥身边。在巴黎,他认识了许多在后来很出名的画家,其中之一便有后来“割耳事件”中的保罗高更。
“我越是年老丑陋、令人讨厌、贫病交加,越要用鲜艳华丽、精心设计的色彩为自己雪耻……”凡高的这句话,曾像锤子一样重击我心。在生命的后期,他受孤独贫穷和病痛的折磨,精神数度失去控制并因此而割下了自己的耳朵,并住进了圣雷米的德莫索尔精神病院医治,病情稍有好转后返回了巴黎接受加歇医生的治闻。1890年,在郊野的金色麦田里,他朝下腹开枪自杀,随后返回住处躺下,二日后死于床上
有人说,他是上帝的弃民。然而在我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凡高遗弃了上帝。如果画画的信念中途放弃,转换另行谋生,生活不见得大富大贵,但自食其力莫须依靠提奥的接济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凡高没有这样做,他把画画当成了他的生命,他的精神支柱。如同他所言:“我的作品就是我的肉体和灵魂,为了它我甘冒失去生命和理智的危险......”。
有些电影,是由电影成全了故事。而在《渴望生活》这部电影中,是故事成全了电影。我们首先被感动的,是文森特的精神和他那富有传奇色彩却充满悲剧味道的一生。然后,才有空暇去留意背景音乐从哪里响起又在哪里结束、镜头在哪里如何缓慢移动又在哪里变成了大特写、色彩如何交潜变化来暗示人物的情感变幻等这些电影的细节处理。末了,还是受着文森特的感动,呆坐在凉凉的椅子上,为之颤葳伤叹。

  看老片子《梵高传》是个心酸的过程。梵高的人生真是个特别悲剧的人生。看到梵高一生受挫,直至生病、自杀的过程,我甚至抬头问上帝:为什么呢,上帝,天,为什么要这样的安排呢,一个好人,一个善良而几乎是完全发散光和热的人,为什么就这样苦呢。
那么讽刺意味的是,梵高身前那么多卖不出去的画,在死后的年代里,基本每一幅都价值连城。可是,享受这些价值和荣光的人是另外的人,不是梵高本人。

梵高出生于牧师家庭。他也一度担任神职工作,在煤矿里为矿工服务,他是那么热忱地投入传教工作,以至于把身上的衣服都脱给穷人,自己也去住那些低矮的矿工住的房屋,因为他要和他的服务对象一同“受难”。最后教区的领导认为他影响了教会的体面,干涉他。梵高火了,说什么体面,你们这些伪君子。

梵高割耳朵后的那一幕尤其悲惨。他包扎了耳朵后,躺在床上休息,外面居然来了几十、上百人来看他,看西洋镜,抱着取笑逗乐的心情。

在看梵高传的时候,我还为另一个人感动,那就是梵高的弟弟提奥。这真是天使一般的人啊。他不仅供梵高的一些费用,也理解哥哥的才华,并且,不管哥哥怎么艰难困苦,被人耻笑,他都不离不弃,情深意重。这真是个天使。没有他,根本没可能有梵高的存在。

梵高的一生,真的有点像耶稣。他的画上面,流淌的都是爱,对大自然的爱,对人类的爱,对受苦人的爱。但他一生挫折,一生活在耻辱和寂寞中。如果人有灵魂,可以复活,他如果能看到身后作品获得那么大的荣耀该多么欣慰。

我不知道正统的基督教怎么看梵高,他是有问题的,性格不好,不懂得待人接物,而且也曾未婚同居,后来可能和妓女也染(他热烈地想争取爱情过,都失败了)。但人的正直和善良是毫无疑问的。他以他的伟大作品为人类贡献了价值和巨大的爱。他难道就不能算一个圣徒?

我有时会想,其实艺术家,像梵高这样的艺术家,他的整个人似乎是个个性化的基督教堂。他用他的生命做了一首赞美诗。

有一些人的名字,是值得我们世代相传紧记的。

以上内容为本站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鹏腾油画艺术网  http://www.painting.net.cn/article-1781.html


下一篇:莫奈印象油画《塞纳河的早晨》
上一篇:19世纪末英国新古典主义画家弗雷德里克·莱顿